这是一个尴尬的现实:目前国内90%的药品都没有“儿童版”,儿童“用药猜剂量”;这是一组无奈的数据:国内专门为儿童生产的药品不到5%,专门生产儿童药品的药企不到1%……如何解决“儿童用药困难”的问题,引起了NPC和CPPCC代表的热烈讨论。

“用药靠休息,剂量靠猜测”药品缺“儿童版”

儿童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身体器官和生理功能尚未成熟,因此药物的使用与成人有很大的不同,药物需要量身定做。

据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医药商会统计,全国有6000多家药企,专门生产儿童药品的药企只有10多家;只有30多家制药公司在其产品中涵盖儿童药物;国内专门为儿童生产的药品不到5%,90%的药品没有“儿童版”。

“在儿童药品中,儿童专用剂型特别稀缺。比如防治儿童肺孢子虫感染的首选复方磺胺甲噁唑注射液,就很难买到。”四川雅安人民医院副主任张德明说。

张德明说:“目前,儿童药物普遍被成人药物所取代。用药靠猜测,剂量靠猜测',药品说明书中普遍存在“儿童慎用或慎用”之类的描述,增加了儿童用药的风险。”

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社会主义学院院长史耀忠说,中国儿童吸毒问题严重。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2014年数据分析,我国14岁以下儿童药品不良反应报告占10.5%。有家长反映,给孩子用药时,往往买不到专门的“儿童药”,常用的方法是“买成人服用的药,掰成三块”,“从一天三次减到一天一次”。

张德明认为,儿童正处于生长发育阶段,他们的神经系统和胃肠功能并不完善,而且他们对药物非常敏感。药物使用不当很可能造成伤害。

高风险、低利润的制药公司对开发儿童药物并不热心

全国政协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上海儿科医学研究所所长蔡威表示,儿童药物研发滞后是一个普遍现象,由于研发困难和长期价格扭曲,制药公司没有动力开发儿童药物。

作为一名儿科医生,蔡开发了一种儿科药物——小儿氨基酸注射液,在我国儿科得到广泛应用。蔡威说,在中国,“儿童版”和“成人版”氨基酸注射液的价格差不多,但前者更难研发,投入更多,但不能体现在价格上。

一家制药公司的负责人承认,儿童药物的临床试验比成人更困难。“在药物临床试验中,绝大多数家长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当作临床对象。”

“儿童药物研发周期长,成本高,利润薄,但适用范围窄,用量小。儿童药物的研发和生产需要巨额投资,制药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在做亏本生意。”史耀忠说。

张德明表示,目前大部分儿童药品尚未纳入医保,患者更愿意购买医保可以报销的“成人版”。儿童药品市场份额小,进一步影响了医药公司生产儿童药品的积极性。

数据显示,在《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年版)中,“成人版”占37.1%,而“儿童版”仅占2%。

建立机制,增加投资,激发制药公司的生产活力

代表们认为,解决中国2亿多儿童吸毒问题,规范儿童吸毒行为迫在眉睫。

张德明建议,中国关于儿童用药的法律法规亟待完善,应设立机构指导和监督儿童药物的研发,完善儿童用药临床指南,明确儿童用药研究的技术要求和标准,促进产学研一体化。

“要激发制药公司的内部活力,我们需要放松行业。”石耀忠表示,在儿童药物研究方面,审核部门应设立“儿科优先目录”,鼓励儿童药物研发,对儿童药物的临床试验和上市前审核分别进行管理,建立儿童药物快速审批程序。对于专门从事R&D和儿童药品生产的医药企业,我们鼓励多个儿童特殊品种的绑定申报,并优先进行集中审批。

{药品信息}用药靠掰、剂量靠猜 九成药品无“儿童版”

代表们还建议,建立国家儿童基本药物目录,实现儿童药品“充分享受医疗保险”和儿童药品“医疗保险畅通”,通过制定儿童药品单独定价和减税政策,调动医药公司的生产积极性。

标题:{药品信息}用药靠掰、剂量靠猜 九成药品无“儿童版”

地址:http://www.9ifc.cn/yyxx/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