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缓解疼痛和头痛或背痛,医生现在还开阿司匹林来预防心脏病或中风。此外,研究表明阿司匹林也可以降低某些癌症的可能性。

201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阿司匹林可以与一种叫做甘油醛磷酸脱氢酶(gapdh)的酶结合,这种酶在对抗神经退行性疾病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使用阿司匹林作为对抗帕金森氏病、阿尔茨海默氏病和亨廷顿氏病的武器。

然而,这并不是第一次有研究得出这样的结论。大约十年前,犹他大学的一项研究也调查了阿司匹林和神经退行性疾病之间的相关性。这些受试者是接近痴呆或有阿尔茨海默病早期症状的患者。长期服用阿司匹林等抗炎药物后,研究人员发现神经退行性疾病的风险降低了45%。

但不是每个人都应该服用阿司匹林。如果你计划每天服用阿司匹林,先和你的医生谈谈。医生们一致认为,每天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对患有心脏病或患心脏病或中风风险非常高的患者有所帮助,而低剂量阿司匹林指的是每天75毫克——低于婴儿服用的剂量。

虽然对阿司匹林预防疾病作用的研究始于近几十年,但阿司匹林的镇痛作用已经被人类使用了几千年。就像贝顿·鲁埃切在他的书里写的:没有哪个国家不知道阿司匹林,没有哪个国家敢写阿司匹林,也没有哪个国家买不到阿司匹林。

然而,由于人们已经广泛了解阿司匹林的镇痛作用,对阿司匹林的研究也在不断更新。让我们看看时间线:

古埃及:阿司匹林可以止痛

其实阿司匹林的名字来源于绣线菊,一种灌木,是药物的天然镇痛成分:水杨酸。《阿司匹林:神奇的药物及其背后的非凡历史》一书的作者戴勒蒙德·杰弗里斯说:“古埃及人用柳树皮来止痛,但他们不知道柳树皮中的水杨酸实际上起到了降温消炎的作用。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曾记载,用柳叶和树皮可以止痛。

19世纪:过量的阿司匹林会导致呕吐

直到19世纪,研究人员才开始明白水杨酸实际上起了作用。1874年,赫尔曼·科尔贝发现了水杨酸,它是阿司匹林的活性成分,但他发现大量的水杨酸会引起恶心和呕吐。

1915:阿司匹林可以缓解风湿病

19世纪90年代,化学家费利克斯·霍夫曼使用乙酰水杨酸帮助他的父亲缓解风湿病症状。1899年,拜耳开始向医生分发粉状水杨酸。到1915年,药店已经开始销售阿司匹林。

1948:每天一片阿司匹林可以降低患心脏病的风险

直到1948年,人们才开始使用阿司匹林作为预防药物。加利福尼亚州的医生劳伦斯·克雷文(Lawrence craven)率先建议他的病人每天服用阿司匹林,以降低心脏病的风险。当时,研究人员不明白为什么阿司匹林会有这种效果,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十年。

1982:进一步发现阿司匹林可以预防中风

1982年诺贝尔医学奖授予发现阿司匹林可以抑制前列腺素分泌的研究人员,前列腺与可导致心脏病和中风的血凝块的形成有关。

1993:美国心脏协会表示支持阿司匹林

1993年,美国心脏协会表示支持使用阿司匹林预防心血管疾病。四年后,美国心脏协会估计,在美国,如果每个人都能在心脏病首次出现严重症状后开始服用阿司匹林,每年将挽救1万条生命。

2002:每天一片阿司匹林可以降低患痴呆症的风险

犹他大学的一项研究还调查了阿司匹林与神经退行性疾病之间的相关性,这些疾病是指接近痴呆症或有阿尔茨海默氏病早期症状的患者。长期服用阿司匹林等抗炎药物后,研究人员发现神经退行性疾病的风险降低了45%。然而,只有当且仅当受试者服用超过2年时,这种效应才会出现。

2010:每天一片阿司匹林可以降低患癌症的风险

2010年的一项大规模分析发现,每天服用阿司匹林至少可以降低20%的癌症风险。这种效应对于发生在胃肠道的癌症最为显著。

2015:阿司匹林可以降低某些癌症的风险

虽然阿司匹林是一种优秀的镇痛药,但阿司匹林不是万灵药。

阿司匹林作为心脏病预防药物在过去几十年的推广终于在今年5月结束。今年5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警告不要使用阿司匹林作为预防措施。该机构表示,阿司匹林作为心脏病预防药物的使用仅限于患有心血管疾病的患者。

而且阿司匹林对癌症的预防作用也受到影响,但是阿司匹林对消化系统的癌症确实有特殊的好处。本周发表在《内科年鉴》上的一项研究也支持了这一观点,该研究发现,五年多来每天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与结直肠癌风险降低27%有关。

美国癌症协会的流行病学家埃里克·雅各布斯说:“阿司匹林似乎对消化道癌症有最大的益处。关于阿司匹林对食道癌和胃癌的益处的证据也相当有力,但对于其他癌症,如乳腺癌和肺癌,也有迹象表明阿司匹林确实有效,但许多研究的数据仍然不一致。”

标题:{药品信息}除了镇痛 阿司匹林竟然还有这些作用

地址:http://www.9ifc.cn/yyxx/505.html